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CN:31-1600/Q
ISSN:1004-0374
“健康与疾病的免疫”国际学术研讨会通知      关于有网站冒充本刊网站的声明
《生命科学》 2009, 21(6): 783-784
致青年科学家的信
Ann Altman
美国耶鲁大学
在受教育的过程中,老师可能没有强调,作为一名科学家需要承担沉甸甸的责任。这种责任首先需要绝对的诚实和真实;其次要乐意交流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同时作为监督者去保证科学界其他人的诚实。既然选择肩负这些责任,就需要不断地去认可和检验它。
科学研究是一个集体性地探索自然世界的过程,每一个科学家的合作者都包括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科学家。如果一个科学家对于现在和未来的科学家不能做到完全诚实的话,那么建立在过去科学家的诚实之上的科学大厦就面临着倒塌的危险。这个大厦的建筑材料是“可重复结果”,结合这些材料的水泥是科学家们愿意与他人分享实验材料和方法的完整和准确的细节。
在小实验室里干着一系列简单重复实验的年青科学家和在大的实验室里同时开展着几个重要课题的著名科学家都肩负着相同的责任。他们对现在和未来的合作者都具有相同的责任,都应该如实报道结果,而在文章中所报道的结果必须是可重复性的。如果无法达到(当然在可接受的实验误差范围内)这个要求,就相当于在高速公路上,将川流不息的车流任意地指引到错误的方向上去。
在最具有竞争性的科学最前沿领域,急于发表没有完全重复性数据的倾向性最大,因为这些领域的实验越来越复杂,研究者队伍在规模上也发展壮大。尽管一个大的研究团队在成长,但可以因一个不诚实的成员而受损,因为该成员的结果经不起检验,这可能是因为他(她)害怕失去岗位或者是其雄心导致的。胆怯和雄心往往是相反。
雄心反映在希望将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最好的文章中。这就可能导致,一方面,急于发表还没有完全重复的数据;另一方面,坚持在文章中署名。肩负责任就是要求文章的每一个共同作者需要对整篇文章的可靠性负责。因此,当一组人提交要发表的论文时,每一个人应该对其他人的工作完全有信心,所有人应该向其他成员提供一个完整的和可靠的实验记录,以说明自己是怎样获得数据的。如果对其他人的结果不放心,担心他们的数据可能是不可重复的,应该坚持不把自己的工作放在该篇文章之中。在任何情况下,每一个人都应该对科学界、工作和报道的数据负全责。
一般而言,为研究组成员获取研究经费的科学家对于发表的任何工作都具有主要的智力贡献。然而,就像某些高级研究者所做的那样,如果我们认为,仅仅是为某个项目获取了研究经费,就可以在发表该项研究的结果时署名,那我们就错了。在每篇文章中都有一个特定的地方,用于感谢这种重要的,但非智力和非体力的作用,这就是“致谢”部分。此外,除非获取经费的科学家对于文章的所有数据负责,且负责向科学界解释每一个数据的可靠性,否则,他(她)不能期望超出文章末尾致谢部分以外的其他权利。
伟大的英国科学家艾萨克放6?1643—1727)说:“如果我比别人看得更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牛顿的话是他对前人的感激,我们也应该有相似的感激。我们应该通过自己所做出的具有一定可靠性和责任性的贡献对这份感激进行回报,同时不失时机地去告诉同代人和后来人。
对同代人的告诫包括教育学生和自己实验室或研究组的初级成员,分享自己在文献中、研讨会和会议上的获得的信息。我们有义务以开放的和有益的方式,不遗余力地与他们分享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以及已经开展的实验细节。这个义务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立即分享我们的发现,或者不可以凭借原创的发现寻求荣誉或者专利;而是一旦公开发表了自己的工作,我们应该乐意为那些想要重复并深化我们的工作的人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千万不能像那些著名的主厨那样,当有人询问他的招牌菜配方的时候,故意遗漏关键的配料,如此一来别人就无法重复他的招牌菜了。恰恰相反,当被问及如何重复某个实验的时候,我们不仅要提供被问及的细节,而且应该尽可能地提供额外的可能是实验成功的关键因素的任何细节。
不应该将分享知识当作负担,相反,这应该是一种快乐。如果我们真的对自己的领域感兴趣,我们会享受到由于自己开创性的贡献以及帮助他人能“站在自己的肩膀上”做出他们的贡献所带来的好评。
诚信和正直是成功的科学事业所必需的,但是人难免也会犯错误。大多数错误是无心之过,造假和剽窃只是极少数。然而,每一位科学家必须有批判的眼光,坚决不放过任何错误。最好的错误是发现自己的错误,发现错误的最佳时间是将结果展示给别人之前。因此,应该牢记用批判的眼光对待自己的结果,并在与他人分享你的结果之前重复检查自己实验中的每一个步骤和计算结果。
在进入实验室的最初阶段,我们可能有机会看到并且评估研究组中其他成员的实验结果。大多数研究组都有供实验室成员轮流展示自己实验结果的例会。最有效的例会形式包括原始数据的展示,最终结论都是在原始数据的基础上,通过推理或者计算得到的。在这样的例会中,研究组的每一位成员必须十分细心,因为在发表文章的时候,原始数据最终是需要提供数据来源的。有一种情况尤其需要警惕,那就是有些人提供了数据并且名字会在同一篇文章中出现。如果发现原始数据有任何问题,应该在课题进一步深入开展之前与他们及时进行沟通。
原始数据不可避免地会在修正之后整合进初稿之中,但是修正的程度不能降低所发表结论的可靠性。在初稿提交之前,其可靠性首先由初稿的共同作者核定,然后由接受初稿提交的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审议。研究组成员是课题开始时的监督者,审稿人是课题结束时候的监督者。寻找数据、结论以及论证过程中的瑕疵是课题组成员、共同作者和审稿人的义务。当然,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推翻该结论,而是为了保证该结论是成立的。
当科学家们无法成为警惕的监督者,丑闻就会在科学界蔓延开来,让整个科学界蒙羞。总的来说,公众是偏向于质疑科学和科学家的。因此,当一个科学家篡改数据,他和与这个数据有关联的人在试图推卸责任的时候,那么公众就更加有理由怀疑科学的真实性。科学研究的诚信比一个科学家基于别人工作进行再创造的能力更加重要。科学和科学家的这个立场在社会中至关重要。当这个立场被削弱,公众拨款给科学教育和研究的意愿就会变弱。科学训练造就了提出问题和理性的思想。在缺少足够提出问题和理性思想的情况下,社会就容易受霸道和一言堂的伤害。相反地,提出问题和理性思想是充分体现民主所必需的。
请牢记我们的责任,因为我们职业生涯的成功与否取决于自己是否肩负起了这个责任。请同样牢记,再也没有比揭示关于自然世界功能的新线索更加快乐的事情,有机会完成这样的工作无上荣耀。
王恩多 译
 
 
首页 | 刊物简介 | 编委会 | 投稿须知 | 广告业务 | 过刊浏览 | 联系我们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信息中心《生命科学》编辑部
Copyright © 2012-2015 《生命科学》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33115号-30
您是第2955361 位访问者,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