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CN:31-1600/Q
ISSN:1004-0374
“健康与疾病的免疫”国际学术研讨会通知      关于有网站冒充本刊网站的声明
《生命科学》 2004, 16(6): 416-
对2004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一些看法
      今年,瑞士人继续在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上犯错误。宣布的结果,尤其是在当今有众多杰出候选人的背景下,是令人震惊的。
      Buck和Axel 1991年发表在Cell上的论文是非常有趣的,但是该论文即使加上其后的几篇论文对于诺贝尔奖水平来说也没有多少新意。整个嗅觉神经通路或者嗅觉系统的神经通路与视觉系统相比并不是完全不同的。在嗅觉神经元中,其信号转导通路与光受体非常相似。事实上Randy Reed就是在鉴定到一个G蛋白和核苷酸调控的嗅上皮通道后开始了他的工作:假设嗅觉受体与光受体相似。他的工作排除了非G蛋白偶联的嗅觉受体的存在。Buck和Axel找到了G蛋白偶联的嗅觉受体,惟一使人们惊讶的是其数目之多。他们跟踪其发出的纤维,并发现表达同种受体的神经元的轴突投射到嗅球中同一嗅小球中。这个发现甚好,对嗅觉处理过程的研究有帮助,但是并不足以解决该问题。无论如何这些都不是揭示在1991年之前,实际上是在1986年之前,我们所知道的在视觉系统以外的新的东西。
      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撒了一个谎,他们称Buck和Axel之前的嗅觉系统为神秘事物:实际上,之前人们已经做了许多电生理学试验,该分子途径的轮廓也已经知晓,并且已经预测了当时还不知道的分子途径。
 
 
首页 | 刊物简介 | 编委会 | 投稿须知 | 广告业务 | 过刊浏览 | 联系我们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信息中心《生命科学》编辑部
Copyright © 2012-2015 《生命科学》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33115号-30
您是第2986189 位访问者,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