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CN:31-1600/Q
ISSN:1004-0374
“健康与疾病的免疫”国际学术研讨会通知      关于有网站冒充本刊网站的声明
《生命科学》 2004, 16(1): 39-
安得狂士兮辟大荒
沈 致 远*
      我这次到上海,于2003年10月20日拜访了生物学家裴钢院士,在座有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图书馆的学者专家们及文友钱定平兄。
      文人学者相聚,直抒胸怀,海阔天空。我说:“天文物理学家根据最近观测结果推算出:宇宙中只有4.4%属于原子等通常物质,其余是22.6%的暗物质和73%的暗能量。质能相当,能量也是物质,据此宇宙中95%以上的物质是看不见的怪物。”钱定平说:“暗物质和暗能量就是你在《两轮两云到两暗》文中所说的两暗,是吗?”我说:“是的!两暗之暗,一语双关:一则,暗物质和暗能量都看不见,故曰暗;再则,两暗究为何物?科学家仍在暗中摸索。”裴钢说:“我建议在两暗之外再加一暗——暗信息,是为三暗。”语惊四座!众人道:“愿闻其详。”他接下去说:“在解读出来的人类基因组序列中,有97%的非编码区序列的功能不清楚,曾有人认为这些序列没有功能,其实只是尚未发现而已。这些非编码区序列所携带的信息不就是暗信息吗?”我说:“好一个暗信息!无独有偶,人的大脑神经网络包含约1 000亿个神经元,每个神经元有1 000到10 000个突触与其他神经元相连接。照此推算,大脑的信息容量超过1014比特,相当于一亿本书!对其中95% 以上信息容量的作用尚不了解,这也可算是暗信息。”裴钢补充说:“也许,暗信息与信息两者相反相成,相互依存,这需要用科学的方法去探究。”大家表示同意。
      是日尽欢,席终人散。这“三暗”和“三个95%以上”在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我陷入深思。科学有四大前沿:物质本质、宇宙演化、生命奥秘、自我意识。暗物质和暗能量问题不仅是宇宙演化之关键,而且如能突破,将极大地丰富人类对物质本质的认识。裴钢提出的暗信息,则关系到生命奥秘和自我意识之真谛。四大前沿,三暗竟全部囊括!四大前沿,都有95%以上的未知领域!一片莽原,谁来开辟?
      不妨以史为鉴。19世纪末,经典物理学登峰造极,而瑞士专利局的一位小职员爱因斯坦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醉心探讨的问题是:“追过光会怎样?”光每秒跑30万公里,这个问题可有点狂。爱因斯坦就凭这股狂劲,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终于悟出了“光速不变原理”,撼动了经典物理学的基础。他在1905年发表的狭义相对论中提出:运动的尺缩短、运动的钟变慢、同时是相对的、质能是相当的。这些结论从经典物理学观点看,迹近狂人妄语,但却一一为实验所证实,开创了物理学的新纪元。
      狂过一次意犹未尽,爱因斯坦决定再狂一次 ——探索引力之奥秘。他为此苦思冥索,积10年之功,于1915年发表广义相对论,提出:引力是时空弯曲。对常人而言此论更狂,难怪当时有人问英国科学家爱丁顿爵士:“据说全世界懂得相对论的只有三人,是吗?”他微笑不语,再问,他说:“我正在思索那第三人是谁。”就是这位爱丁顿率队去非洲观测日全食时的星光偏移,结果证实了广义相对论的预言。连战皆捷!爱因斯坦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
      狂过两次,功成名就,够了吧?不!爱因斯坦又以狂热的激情投入对统一场论的探索,终其后半生矢志不渝,不幸以失败告终。
      成也狂,败也狂,尊爱翁为天下第一狂士,谁曰不宜?
      锐志求异,至异则狂。古今中外,大凡卓尔不群者都有点狂。
      在常人看来,天是神圣的。屈原却敢问天,他的狂是走投无路逼出来的。
      在常人看来,皇帝是至尊。李白却敢在御前戏弄宠臣高力士,他的狂是天性使然。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苏东坡的狂岂止出猎?他的不少诗词都有一股率真的狂劲。“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狂态可掬!
       美国著名物理学家惠勒(John A. Wheeler)狂放不羁,常发惊人之论,被昵称为“物理学的诗人探险家”,黑洞之名就是他提出的。
      语云:天才与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牛顿是天才,在数学、力学、光学、天文学等方面都有杰出的贡献。他生性孤僻古怪,51 岁那年经历了一次精神崩溃,一年后才康复。
      德国著名作曲家舒曼患有神经病,有人统计过,他最旺盛的创作期是在将发病而尚未发病时。
      美国著名数学家纳什(John F. Nash Jr.,1928-),行为怪诞不经。他在30岁前完成博弈伦等重要研究工作,30岁时患精神分裂症,直到近60岁才渐渐康复,66岁时纳什因早期的博弈伦研究成果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当然,狂士不是疯子。但上述事例表明,两者之间可能有某种关联:当大脑狂热运转时,如超过极限就疯了。
      有两类科学家:开辟者和后继者。像爱因斯坦那样的大师属于开辟者,敢为天下先,敢于另辟蹊径。开辟者的思维模式与常人不同:敢于冲决网 罗,见常人之未见,想常人所不敢想,一言以蔽之:狂。后继者有开辟者领路,萧规曹随,就不一定非得那么狂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暗物质、暗能量、暗信息,这“三暗”是暴风雨的前锋;“三个95%以上”的未知领域,是一望无际的莽原,有待开辟者大显身手。基础科学的突破需要大手笔:“要有超乎常人的胆识,要有天马行空的思维,要有新的研究方法和手段,要有一往无前和义无反顾的献身精神,要有为求真理不计得失的宽广胸怀,一言以蔽之:狂!
      种种迹象表明,四大科学前沿正处于突破的前夕,时代在呼唤:
      安得狂士兮辟大荒?
      “当前科学界弥漫着一股浮躁风,提倡狂岂不是火上加油?”这正是我所担心的,最近想通了才敢提笔写此文。科学界的狂士思想上狂,行动上踏实严谨。浮躁者急功近利,恨不得一夕成名。这种人行动上风风火火,貌似狂;其实思想上患得患失,根本狂不起来。思想的狂需要踏踏实实的工作去证实,浮躁者哪有这份耐心?再说,狂并不能保证成功,浮躁者能像爱因斯坦那样为求真理而赔上半辈子吗?
     “科学务实,提倡狂会不会引起大乱?”不会!自然科学有一位铁面判官——实验。无论多么狂,有实验把关就乱不起来。超弦理论家提出:10维空间、虚时间、全息宇宙、虫洞首尾因果颠倒、一切皆信息而无物质……如此等等,够狂了吧?但在未得到实验证实前,人们只把这些当作假说,物理学并未因此而大乱。
      “有些功成名就的科学家爱惜羽毛,要狂也难。”羽毛当然应该爱惜,但不能因噎废食。若爱洁羽而怕育雏,惜翎毛而惧高飞,要这身羽毛何用?应该学习爱因斯坦,第三次狂失败了,无怨无悔,坦然处之,也丝毫无损于他的盛名清誉。
环顾四野,安得狂士兮辟大荒?
 
 
首页 | 刊物简介 | 编委会 | 投稿须知 | 广告业务 | 过刊浏览 | 联系我们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信息中心《生命科学》编辑部
Copyright © 2012-2015 《生命科学》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33115号-30
您是第2953721 位访问者,欢迎!